社工段晓鹏:心理咨询就和体检一样 许多悲剧可以扼杀在源头

日期 2019-07-08 作者 admin 共0评论

中国日报电 (记者 陈美玲) “政策一般照顾的是大多数人,老百姓往往有个性化的需求,我们主要想在这些地方做一些弥补。”陕西省宝鸡市社会工作协会会长段晓鹏心中有一个“社工梦”。

06年,他成为了宝鸡首批持证上岗的心理咨询师;08年汶川地震,他和志愿者一道进入灾区,为连续作战的官兵和灾区群众做心理疏导;15年组建失独老人艺术团,让他们走出心理困境;18年成立宝鸡市社会工作协会,联合当地政府开通民情110热线,承诺3日内解决群众诉求;五年内开展心理健康知识讲座1200多场,创立“宝鸡心理网”线上服务平台,访问量达10万次。

段晓鹏在宝鸡市社会工作协会成立大会上讲话

特殊群体和弱势群体一直是段晓鹏的牵挂,如“失独家庭”、“留守儿童”、“孤儿”等特殊群体往往会出现“孤独、空虚、自暴自弃”等负面情绪,一旦得不到及时的疏解干预,有可能会导致反社会、自杀等极端行为。而现代人因为工作压力、家庭矛盾、人际关系等产生的“抑郁”、“焦虑”也不容小觑。

因从小看到别人心理痛苦和精神疾病,加上成长过程中的许多不快乐,段晓鹏从小就希望能从事心理服务工作,帮助人们预防疾病,解除痛苦。从业十多年也让他得出一个结论:心理健康问题关乎社会稳定、人民幸福。只要把工作做到位,“恶的念头将被扼杀在萌芽阶段”、“让每个孩子拥有一个健康快乐的童年将不再是梦”。

艺术让失独老人走出阴霾

刚刚过去的春节,宝鸡组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联欢晚会。近百名失独老人聚在酒店吃年夜饭共迎新年。老人自发表演了民族舞蹈、太极拳、葫芦丝、旗袍秀等节目。

段晓鹏也是宝鸡市心理卫生行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他介绍,失独老人年龄大多在五十开外,疾病或意外让他们失去了独子或独女。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又失去了再生育能力,以后只能独自承担养老和精神空虚的压力。

“传统观念上讲,有个孩子在,即使在外地或者国外,老人心里也有个寄托。失去了唯一的孩子,有些人会感觉生活失去了希望,容易自暴自弃。”他说,很多失独老人选择不出门,不和外界交往,自我封闭。“同事、朋友、兄弟姐妹会说起儿女的话题,自己插不上话。”

协会组建了心连心失独老人艺术团,目前吸引了200多个成员,日常开展春游、秋游、集体过生日、过节、文艺晚会等活动,开办十来个兴趣班,免费教葫芦丝、诗朗诵、太极拳、舞蹈等。

“要让他们把注意力逐渐从失子的伤痛转移到对艺术的追求和享受中去。”段说他看到很多老人的精神状态在变好。“普遍能够走出来,能理性思考。”

2018年6月15日组织计生特殊家庭集体过“端午”

在16年的“生日暖心”联欢活动上,65岁的失独老人刘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过去我们不愿意见人,通过近两年的活动,让我们从阴霾中走了出来,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学会了使用微信。参与社会活动,心里渐渐有了阳光。”

段说,宝鸡的失独老人有1000多,全国有100多万。16、17年卫计委曾两次来考察,时任国家卫计委副主任、中国计生协党组书记王培安对他们的工作给予了赞扬和肯定,表示要将宝鸡失独家庭心理关怀工作经验向全省乃至全国推广。

从点到面构建心理健康工作体系

今年36岁的段晓鹏身上的职位有点多,比如宝鸡市社会工作协会会长、宝鸡市心理卫生行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宝鸡市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中心主任等,还是宝鸡市青联委员、宝鸡市人大代工委委员、金台区人大代表。

因为工作繁忙,他现在很少做个体咨询了,平时主要和团队招募的心理咨询师沟通经验技巧。作为心理学方面的专家,在当地报道中常能看到记者对段晓鹏的采访。比如“初中生学业压力大闹自杀”,“小学生闹矛盾家长大打出手”,“9岁男孩目睹双亲被害”等事件。

当问到“经常接受别人的负能量会不会对自己的情绪产生影响”时,他表示“不太可能。”“我们可以做到共情,但是有边界,不会过度介入。”

在段晓鹏看来,许多恶性事件的施害者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受害者。“比如春节杀人案,是一种心理失衡,他只是遇到了问题找不到方式方法。”

协会立志把心理健康工作覆盖到社会各个层面,就是为了把恶的念头消除在萌芽阶段,提高群众生活幸福感,维护社会稳定。

2010年10月,段晓鹏创办宝鸡思源心理研究院,组织宝鸡地区心理专家、学者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心理健康科研与志愿服务工作;2012年11月,他牵头组织成立了宝鸡市心理卫生行业协会,使心理咨询和志愿服务工作向专业化、职业化方向发展。随着宝鸡当地对心理健康工作的重视,政府推动心理咨询师培训,并在学校、社区、企业设立心理咨询室。

“对现状不满是大部分人的状态——‘收入一般’、‘家庭关系不稳定’、‘亲子教育困惑’是普遍存在的问题。”

他说很多人认为心理咨询来一两次就够了,实际上有的需要2-3个月,长的要半年到一年。

“心理咨询和说教不同,后者会给你一个答案要怎么做,前者是‘授人以渔’,创造一个让你倾诉、宣泄压力的环境,并鼓励、支持当事人自己作出选择,给不了直接的方法。”

除此之外,五年来,段晓鹏配合市总工会在机关、企业、社区、医院和学校开展心理健康知识讲座1200多场,参与听课人数近10万人次;印发心理健康教育读本、资料3万份。

段晓鹏开展心理健康服务进机关活动

群众的参与度也很高。他说,到目前为止心理咨询热线电话接到八千多个;“宝鸡心理网”网站发帖一万多,访问量超过10万。协会还开通了“宝鸡心理”“宝鸡心理健康”两个线上服务微信公众平台。每年评选优秀心理工作者,微信投票有上万人参与。

他说未来希望把心理健康工作覆盖到全市各个系统,服务到各个人群,“有朝一日在人们的心中心理疾病就和身体疾病一样,大家都有意识去预防和治疗。”

2018年9月16日,由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主办的第十一次全国心理卫生学术大会在京召开。会上指出,目前我国精神科医师3.34万人,心理治疗师只有约6000人,能够提供专业心理咨询服务的心理咨询师不到3万人。按世界卫生组织每千人拥有一个心理咨询师的建议,我国还需要130万名心理咨询师。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8月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强调,要加大心理健康问题基础性研究,做好心理健康知识和心理疾病科普工作,规范发展心理治疗、心理咨询等心理健康服务。

创新方式方法争取政府支持

2018年7月,段晓鹏建立起宝鸡市金台区“一委两中心”社会治理创新综合服务体系, “一委两中心”指区政法委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综治中心、社会工作综合服务中心,同时搭建起金台区民情110管理服务平台。

该平台整合了全区67家镇街、部门及社会多方面服务机构。居民群众可以通过民情110微信公众号、热线电话、来访等多种方式反映诉求问题,“一委两中心”负责协调相关镇街、部门及时调查处理。

段晓鹏说政府各部门的分工比较细化,老百姓有了问题往往不知求助何方,有时候跑了六、七个部门还是得不到解决,容易产生负面情绪。平台一站式服务的宗旨是“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通过数字化的手段把民众的诉求精准推送到对应的机构或部门,提高办事效率。

段晓鹏表示,到目前为止,民情110共受理民情案件约450起,有环保、治安、家庭矛盾、法律咨询、心理咨询的,各式各样。涉及法律或心理咨询服务的,平台保证当天答复。涉及到政府职能部门的,在政策范围内可以解决的,3个工作日内解决,解决不了也会给回复。根据后台反馈,民情110的满意度达到了98%。

目前社工协会有12名工作人员,会员、志愿者500多人。他说:“看到能够帮助更多人,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我就很有成就感。”

段晓鹏向前来调研的上级领导讲解“一委两中心”架构

2013年,段晓鹏作为宝鸡思源心理研究所所长被评为陕西省第三届大学生自主创业明星。做公益也能叫创业吗?他的回答是肯定的。

“我们也经历了注册、租场地、雇佣人员的过程,不同的是一个是营利,一个是非营利,还有营利之后怎么办。公司的收益可以归个人,公益的收入要全部用来机构的发展。”

之前区里面开会,段晓鹏向区领导提出了自己的诉求。说创业者能得到政策优惠和创业贷款,公益组织也带动了就业,给社会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为什么不给我们多些支持呢?后来政府兑现承诺,果然给到了一些支持,比如为公益活动提供经费。

他说做社工最重要的是创新,让大家看到成效。“这是一份爱的工作,需要很好地传递下去。”

来源:chinadaily.com.cn

评论已关闭